黎明前的黑夜

第一章 黎明前的黑夜

在江淮平原的最西北處,有一個偏僻的小村莊,這裡的人民世世代代的生活著,他們唯一依靠的就是五畝農田,年復一年的耕種著。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似乎與世隔絕著,他們依然固守著傳統的“兒孫滿堂、多子多孫也多福”的思想,每家每戶基本上是兄弟姐妹六七個,龐大的家族維繫著他們僅有的親情。

在村子的旁邊,有一條小河脫髮,至於是什麼時候形成的,連村里最受尊敬的老大爺也不能說的一清二白。不過,有一點很神乎奇乎,聽村里的長輩們說,當年漢光武帝劉秀在這裡被一群敵軍圍追,就在快要被俘的時候,從軍中衝出一穿著銀色鎧甲騎著白馬的少將軍,殺出重圍,救了劉秀,後來漢光武帝再來找時河水已變成血水,士兵打撈了很久只有一個馬鞍。光武帝為了表達對這位不知名的少將軍的救命之恩,就把這條河叫做流鞍河。小時候,這裡是小伙伴們的最幸福的地方,那時候的河水無比的清澈,孩子們在這裡垂釣,夏天的時候脫得光光的像河裡的魚兒一樣,歡快的遊樂著。冬天的時候孩子們就會肆無忌在上面跑來跑去,他們不亦樂乎的玩著;女人們在這裡洗衣服,洗菜,河邊總能聽到一群婦女嘻嘻哈哈的說笑聲;男人們則在下地干活後來到這裡洗把臉,有時候還會毫不避諱的捧起來喝上幾大口,總之,這條河給他們帶來了無窮的歡樂。

上世紀的九十年代,改革的春風悄悄地也吹進了村里。然而,人們的生活依然沒有多大變化,男人們都背上厚厚的行李,嚮往著外面的都市的繁榮,他們成群結隊的奔向東部沿海的各個城市,希望將來有朝一日也能給家裡蓋個水泥小樓房住著。

村里面,僅剩下一群年過半百的老人,一群起早貪黑的女人們,還有幼稚懵懂無壓力的孩子們,他們行將就木的維持著這個村莊,每當黑夜來臨,這個村里太寂靜,寂靜的有點讓人感覺很恐怖。偶爾也會傳來幾聲狗叫聲,不過,在主人的幾聲大喝下也消失在夜的寂寥裡。

在這個小村里,孩子們每天都不知疲憊的玩著,似乎外面的世界與他們毫無關係,他們不了解外面的繁華,不懂的外面的誘惑,每天都是瘋狂的玩著,踢沙包亞洲知識管理學院、滾鐵環、爬竹竿、彈溜珠、打彈弓、捉迷藏等等,這些構成了他們童年裡最美的記憶。

在這群孩子裡,有一個少年,顯得與眾不同。他瘦瘦的,看起來很弱小的小男孩,總喜歡獨自一個人坐在門前的榆樹下,呆呆的望著遠處,沒有人知道他在看什麼,想什麼。他的爸爸媽媽是在他五歲的時候離家到外面打工的,在他的印象裡,只知道是一個很遙遠的城市,在中國最東邊。每當別問他爸媽在那時,他總是笨拙的讀不出來那個城市的名字。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已經年邁七十的爺爺,雖然已過古稀之年,但是身體卻是十分的硬朗,每天還早上還堅持著到地裡轉幾圈晨練的習慣。

“友德,你給我站住!別跑!小兔崽子,讓我逮到你非打斷你的狗腿不可!”他的爺爺邊追趕邊對友德吼著。他回頭咯咯的笑起來,衝爺爺辦了一個鬼臉。不用猜,肯定是友德又做了什麼壞事,不然十分疼愛他的爺爺是不會追他的。不過,友德的確不是一塊省油的燈,經常搞得鄰里跑到他們家裡來找友德的麻煩的,每一次,友德都是偷偷地躲在門後面,看爺爺說著各樣的好話來向前來問罪的家長們賠禮道歉,當然,這裡的人們並不是十分的不講理,他們大都看著友德爺爺的面子上還是不跟孩子一般見識的。

友德的爺爺有好幾個兄弟,友德爺爺排行老三。在村里,人們都喊“三長輩”。無論大人還是小孩子,都這麼喊,也都十分敬畏他。因為友德的爺爺曾經參過軍,跟日本人和國民黨都乾過,聽說還參加了抗美援朝,後來由於身體多處負傷,就回到家了,友德的家裡掛著爺爺的各種獎章證書,牆上貼得滿滿的。不懂事的友德總是偷偷在看爺爺一個人在上面摸了又摸,然後在後面也模仿爺爺,有幾次,他看到爺爺的眼裡流了幾滴淚水,小友德也跟著使勁的擠出幾滴眼淚,被爺爺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友德嚇得立馬跑開。

友德的爸爸兄弟四個,還有兩個姐姐。大伯父對友德特好,每次有好吃的,總忘不掉給他帶點,小友德總是三天兩頭的到大伯父家去吃飯,當然,大伯父肯定不會計較。二伯父對友德爺爺特別壞,特別是友德的二伯母,總是想法設法的想得到友德爺爺的退伍補貼錢,在別人面前說三道四,友德爺爺特別反感她,所以平時都不去老二家。友德的三伯父做了上門女婿,好幾年不回來一次,所以友德對他的這個三伯父一點也沒有印象。至於兩個姑姑,也是十分的摳門,每次逢年過節的時候都是爺爺用棍子打著友德,趕去他的兩個姑姑那裡。

“三長輩的,三長輩的,在家嗎?你看你們家友德把我們家友鵬打的!”不用看,這是友德家的鄰居錢友鵬的媽媽氣呼呼的拉著哭泣的滿臉都是傷痕的友鵬來找友德爺爺來說理了。

“他嬸子,你別著急,我看看。”友德爺爺邊叼著煙斗邊走來。 “哎呦,這孩子,咋傷這麼厲害?”

“還說哩,不都是你們家友德干的好事嗎!你瞧瞧,這打的,多讓人心疼!也不知道你是咋管你們家孩子的!真是的!都這麼大年紀了

! ”友鵬的媽媽邊說邊擦著兒子的臉上的傷。

“他嬸子,你等著,我問問清楚……”

“還問什麼啊!我們家友鵬臉上的傷你看不到嗎!這不是你們家友德干的還能有誰!沒見過你這麼護犢子的!”

“友德,友德,你給我滾出來!林肯大學”友德的爺爺氣呼呼的喊道。

“爺爺,其實……”

還沒等友德來到跟前,爺爺順手抄起煙袋就拉住友德使勁的打起友德的屁股。那一下下打下去,友德大聲地哭叫著。

“叫你不聽話!長能耐了!還學會打人!今天我不替你爸媽好好的打你一頓, 你就不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給我跪下!”友德的爺爺氣喘吁籲的一邊打一邊說道。

“爺爺,不怨我……”友德歇斯底里的哭著說道,“是他先罵我的!”

“吆喝,敢頂嘴了!憋住!”爺爺怒氣沖衝的吼道。

友鵬的媽媽在一邊看著友德爺爺打的友德不敢喘大氣,只是小聲地啜泣著。緊緊地咬著牙,心裡多少還是有點不忍心。

“他大伯,你還不去看看你侄子被你們家老爺子打的跪在地上,遍體鱗傷的!”村里的人在幹活回來時對友德的大伯說道。

“什麼?!”友德的大伯丟下手中的鋤頭趕緊往家裡跑去。

“他二伯,你看看你!咋不上去拉一下你們家老爺子呢!這孩子打得你不心疼嗎!”圍觀的村里人越來越多,對友德二伯說道。

“別打了吧,三長輩,孩子還小!不懂事,你看你這打的,意思意思一下就好了。”鄰居們勸導。

“這孩子從小就敢打架,長大了還得了!就得好好的教育一下!不用管他!”這是友德的二伯母說的。

“俺爹,你這是乾啥呢!孩子這麼小,咋管這麼打呢!”友德的大伯父邊跑來奪下手裡的煙袋邊抱起友德摟到一邊。

友德啜泣著,身體蜷縮在大伯父的懷裡。手臂上全是傷。

“算了算了,三長輩的,還是算了吧!我也不怨你們家友德了,你回家吧,我把我們家友鵬帶回去了。”友鵬的媽媽說著拉走了嚇呆了的友鵬。

友德的大伯父把友德抱回家裡了。

那一夜,友德一個人,躲在被窩裡。外面的月光如此皎潔,友德掀起被窩,打開門,一個人坐在門前的榆樹下,頭靠著樹。望著天上的月亮,眼淚禁不住的再次流出來!

他哭了,大聲地哭出了聲音。他想說很多,很多。可是,卻沒有人可以訴說。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我想你們!你們快回來吧!”友德歇斯底里的喊道。

是的,友德已經有四五年沒有見到他的爸爸媽媽了。他已經記不得了爸爸媽媽的模樣了。懷裡揣著的發黃的相片,那是他百天時和爸爸媽媽照的。他手裡拿著照片,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相片上,打破了夜的寧靜!淋濕了這個世界!

其實,真的不怨他!白天時,友德跟友鵬玩耍時,突然友鵬說道“你爸媽不愛你!是不是不要你了!你是個沒人要的野孩子!不然你爸媽怎麼不回來看你!”

“不是的!不許你這麼說!我爸媽在外面給我掙大錢呢!他們愛我,會給我買很多玩具!我爸媽說了,過年時就回來!”友德力爭道。

“不信,你爸就是不要你了!你是沒人要的野孩子!野孩子!”友鵬笑呵呵說著。

“我不許你這麼說!”友德說著起身把友鵬按在地上,騎在身上,狠狠的扭打在一起。

越想,友德越是感到委屈,眼淚嘩嘩的流了下來。友德斜倚在老榆樹上,不知不覺睡著了。夢裡,他夢到了爸爸媽媽回來了,帶回來很多玩具和禮物。友德笑了,在夢裡笑了。他笑得眼淚留了下來。

那一夜,友德就這樣在黑夜裡期待著黎明的到來……
自我介绍

bergmanqwe

Author:bergmanqwe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