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水落石穿

  靜水流深,壹彎溪水直落而下,千百年水落石穿,形成了這水塘。水流匯聚漫過水塘,壹流繞過深深淺淺的山谷,匯入海中。海風很涼,秋色已深,葉子秋望著這水塘上漂滿的深秋黃葉,周向榮醫生仿佛回到了十年前,迷茫的眼神望向山中,不知思緒何處。
  溪流從山巔處蜿蜒流下,發端自哪塊山石,哪片林木,哪處霧幽的山谷峰壁無法考證。葉子秋曾經陪著童玉鑫轉遍這山中能去的深溝淺壑,小溪的起源竟然像走迷宮,越看越迷茫,仿佛這山就是壹顆大樹,這小溪就是這樹的根須,千頭萬緒,無從找起。
  十年前的那個秋天,就是在水塘邊,葉子秋第壹次拉著童玉鑫的手,兩個人壹起許願,相伴壹生。十年後的今天,葉子秋卻像這風中的落葉,獨自飄零。
  手機震動著,是劉曉雲打過來的。按時吃飯、註意保暖、壹天必須報壹次平安……劉曉雲絮絮刀刀,葉子秋諾諾。劉曉雲笑著說:“別嫌我啰嗦,妳是病人,也是我名義上的愛人。”掛斷電話,葉子秋豎起了夾克的領子,然後繼續往山裏走。
  “妳說系上這紅絲巾,是不是神仙就保佑我們永遠相愛?”童玉鑫癡癡的問。山神廟前的紅絲巾就像深秋的楓葉,壹路火紅,壹路充滿了童話般的希望。“當然,壹定會。”葉子秋笑容溫暖的答。系上,閉眼,許願。童玉鑫嫌葉子秋的手勢不虔誠,好看的皺著眉,又與葉子秋重新許願。
  三年後的畢業季,葉子秋壹個人回到了南方。童玉鑫留在了北方的海濱城市。愛情隨著南下的列車,讓兩個城市在他們的心中牽手,成為了彼此的眷念和留戀。葉子秋是在見客戶的路上暈倒的,上帝就像壹個惡作劇的老人,壹下子擊碎了葉子秋的夢,擊碎了壹段千辛萬苦走了五年的愛情結餘轉戶
  住進醫院,葉子秋想到的最大壹個問題,是如何給童玉鑫說。生命如秋葉終將化塵,葉子秋並沒有感覺有多少傷感,唯壹難以釋懷的是,怎麽去給童玉鑫壹個解釋,壹個了斷,壹個最輕的傷心。葉子的飄落,從來不會羈留樹的牽絆,飛身落入大地的身姿,是完美的謝幕。
  劉曉雲流著淚聽完葉子秋的愛情故事,然後給他打針,告訴他註意事項。壹個人跑到護士站流眼淚。葉子秋的請求劉曉雲還是答應了,然後加上童玉鑫的qq號,把兩個人編好的移情別戀故事告訴了童玉鑫。
  童玉鑫南下的時候,葉子秋北上。在兩列對開的火車上,某個時刻,兩列火車遇見,飛馳背向而去。望著沿途許許多多相向而去的列車,葉子秋的心被拉扯的疼痛難耐。童玉鑫卻大睜著眼睛,兩天壹夜就那樣壹個姿勢坐著,下車的時候差點沒有摔倒。
  葉子秋走了。在這個偌大的城市,童玉鑫忽然感覺南方的秋天也那樣的冷。她大滴的眼淚漫過臉龐,她走的時候,還是去見了劉曉雲,劉曉雲躲閃的眼神刺痛了她的心。坐上北去的列車,童玉鑫沒有再回頭,她的心很空,不知道回過頭去,會不會不舍得離開,繼續尋找葉子秋。
  葉子秋站在懸崖上,看著輪船從遠空天際線上升上來,眼睛被霧打濕,海空漸漸模糊成壹片。幾只葉子淩亂飛過,直落懸崖。不遠處的山路上,童玉鑫望著系滿樹枝的的紅絲巾,滿心蒼涼。
  小溪流水終年,童玉鑫深壹腳淺壹腳的往山下走名創優品miniso,葉子秋的背影畫了壹個大大的弧,在海裏激起了幾朵浪花,轉瞬被浪濤淹沒。
  童玉鑫看電視新聞,壹個成年男子跳海,警方初步判斷是因病厭世。南方的某個城市,張曉雲在網上也看到了這條消息,她給童玉鑫發來qq留言,葉子秋走了。
  知道真相後的童玉鑫壹個人去看海,她坐在懸崖上,仿佛看到葉子秋對著她笑。愛情曾經來過,所有的愛情都沒有借口成為壹個人的負累,葉子秋的定時郵件傳來。童玉鑫含著淚說:“來生,我壹定不會讓妳離開我,就算求上帝,也要放過我們。”說完,淚如雨下。

清淡的女子

  做個清淡的女子,不用濃妝異彩裝裱,素胚勾勒,白描畫、香茗壹樣淡然悠遠。且讓明艷碎落壹地,只淡淡的就好。壹襲白衣勝雪,便賽過出水的芙蓉。
  清淡的女子,陽光般素樸純粹,於尋常煙火裏相夫教子,於難得假日裏陪伴爹娘。不慕高廈美屋,不羨大富大貴,只要自在心安。
  清淡的女子,灑脫千裏,不會任由自己在名利的河裏泅渡,不會做男人手中的花瓶膝頭豢養的貓狗。相比之下,在純凈的汗水和陽光的智慧裏討生活,會讓她感覺理得心安。盡管免不了疲累,卻也在疲累的土壤裏縱情地怒放。
  好多時候,不染指並不等於不敢染或是不喜歡。世界太龐雜,誘惑多繽紛,好在清淡的女子懂得克制和取舍,就算優勢占盡,也絕不為所欲為。
  清淡摻雜著優雅,無論什麽時候,清淡的女子都不會跟碎嘴子的人斤斤計較。即便對那些對她出言不遜或是傷害過她的人,她也心存感激。因為沒有她們,也沒有珠圓玉潤、如此清淡的自己。
  越是這樣,越是沒有人再把她看低。
  清淡的女子,落盡鉛華,輕舒雙臂,遨遊在浩瀚的書海。用儒染書香的纖指,蕩起人性的漣漪。
  心無雜塵,坐進靜謐,多少哲思巧彈人生的琵琶,多少妙想推開生活的軒窗。總是先做人後做事,清淡的女子揮袖從容間,沒有人看扁她的大智慧,她慣用最完美的目光,去賞鑒別人的不完美,而絕非是恥笑。
  清淡的女子,看似平靜得如壹張紙,實則是壹尾快活的魚,懂得把暖心的微笑柴草壹樣填入歲月的爐膛。這樣,無論生活怎樣起落,都是舒心煦暖的模樣。
  碰到淡雅的女子,幸福哪舍得擦肩?相遇本來就是壹種緣,清淡的女子,宛若江南煙雨帷幕上的水墨畫,怡心又養眼;才煲的銀耳蓮子羹似的,觸手溫暖,貼心暖胃,在嘴角微醺成壹抹若有似無的笑。
saymiuma
xongbing
biggeam2256
岚岚次女
狂野的玫瑰
qinsusanweiwie
sevetion
隱形的思念
aglashiguan
辣椒女王
自我介绍

bergmanqwe

Author:bergmanqwe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