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五百年轮回

緣起緣滅夢自生,獨行彼岸,佛又將許我在哪一個輪迴的渡口等你?一隔千年,憑空愛戀,只有想念,終難遇見。愛,在這裡開始,也將在這裡輪迴。你凝視的眼睛從沒有收起微笑,只是眸光深邃地看穿了結局。浮生若塵,素心盈盈,輕愁點點,任花瓣上疊滿相思。斬不斷注定的緣,千年苦守換取回眸的擦身情緣。你尋緣而至,抑或尋音而來,花前,化蝶起舞,月下,燕語情迷。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心念情篤,情緣後,靜聽夢碎聲音,回潮淪陷相思。相遇,終因未了的宿緣,只為那五百年輪迴,命運將許幾多春秋執手的曾經輪為眷屬?情緣後,空守一場殘夢,花影處,半生朦朧。前世,願化身石橋,受那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你從橋上經過。今生,會用一生獨守菊花靈臺前你的香魂,只為千百輪迴讀你懂你千百遍。

  一曲前塵緣,一首今生情。一種相思,一種愁思,一種心思,成了前世今生五百年回眸的音符。以字義為載體,以文韻為傳承,緣遇傳頌,注定了是一種美麗的輪迴。前世,走過、路過、擦肩而過,永遠錯過!總在轉身回眸處才發現夢已遠走,總在失去才明白什麼叫做珍愛。前世塵緣遇見同行於奈何橋永世的約定:兩顆心,一份愛,一個你,一個我,一輩子!今生,只活在一個夢,只寫一顆心!緣聚緣散緣如水,背負萬丈塵寰,只為一句,等待下一次輪迴。奈何相逢一醉是前緣,風雨散,飄然何處。有緣相遇,無緣相聚,前世今生 NuHart顯赫植髮中心的無疤植髮技術,只願相憶。有幸相遇,無幸相守,蒼海明月,天長地久。也許是前世的姻也許是來生的緣錯在今生相見徒增一段無果的聚殤。前塵,我不曾給你一次回眸,你卻始終在對我微笑。今生,你不曾給我太多歡聚,我卻始終在對你相守。執守的花,落了,孤殤的流年,淡了。風離散了,多少歲月未曾埋下的風景。唱淚痕,煙火迷亂,斷月下獨奏一世凋零。孤愁殘殤,微風拂動,幾許枯葉顫動蝶的叮嚀。冬夜無痕,暗香何在,誰的浮生落在誰的衣襟?無言悲歡,離人遠行,情歸何處,你是我此生最牽掛的心事。今夜,是誰撩動那心底的思念?今夜,是誰煽動那多情雙眸?今夜,是誰在遠方聽著碎碎念?今夜,是誰在這清澈的月光下,讓人潸然淚下?

生命中,無數過客,來來往往,擦肩而過,幻夢一般。然而 NuHart
,又什麼也留不住,像鳳吹稚活,像水漫蟻穴,一瞬間,便緣生緣滅。聽流年經世,一曲紅塵癡情淚,莫到殘陽不成圓,前世的偶遇,注定是今生的輪迴,在思念的渡口燃一盞燈,前塵的你,還會撐一葉扁舟從河面氤氳中尋夢而來嗎?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換來今世的一次擦肩而過。那些經過你生命中的人,有多少與你擦肩而過,又有幾人能讓你刻骨銘心?如果,只能成為一個路人,也要欣喜地笑,那是前世五百次的擦肩而過才有今生的緣。前世五百年的等待,換來今生的姻緣,隔世離空,千年等待回首前塵:年輕貌美的少女,出身豪門、多才多藝,媒婆忙做媒仍不想出嫁,因為她始終都在盼望如意郎君的出現。有一天,她去廟會散心,在萬頭攢動的人群中,瞥見一名年輕男子,心中確知就是她苦苦等待的人,然而,場面雜沓擁擠,她無論如何都無法靠近那人,最後眼睜睜地看著心上人消失在人群中。之後,少女四處尋找此人,但這名年輕男子卻像是人間蒸發,再也沒有出現。落寞的她,只有每日晨昏禮佛祈禱,希望再見那個男人。她的至誠,感動了佛心,於是現身遂其所願。佛祖問她: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是的,哪怕見一眼也行!若要你放棄現有的一切,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呢?少女答:我願放棄。少女為愛執著。佛曰:你必須修煉五百年,才能見他一面,你不會後悔吧?少女答:我不後悔。

於是女孩變成一塊大石頭,躺在荒郊野外,四百九十九年的風吹日曬,女孩都不以為苦,難受的卻是這四百多年都沒看到一個人,看不見一點點希望,才讓她面臨崩潰。最後一年,採石隊來了康泰領隊,相中了她,把她鑿成一塊條石,運進城裡,原來城裡正在建造石橋,於是,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見了那個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行色匆匆,很快地走過石橋,當然,男人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他。這男人又一次消失了。佛音再次出現:滿意了嗎?少女答:不!為什麼我是橋的護欄?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就能碰到他、摸他一下了!佛曰:想摸他一下?那你還得修煉五百年!少女答:我願意!佛曰:很苦,你不後悔?少女答:不後悔!

這次女孩變成了一棵大樹,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女孩每天觀望,但這更難受,因為無數次希望卻換來無數次的希望破滅。若非前五百年的修煉,女孩早就崩潰了!日子一天天過去,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她知道,不到最後一天,他是不會出現的。又是一個五百年,最後一天,女孩知道他會來的,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他終於來了,還是穿著她最喜歡的白色長衫,臉還是那麼俊美,女孩痴痴地望著他。這一次,他沒有匆匆走過,因為,天太熱了。他注意到路邊有棵大樹,休息一下吧,他想。他來到樹下,靠著樹根,閉上雙眼睡著了。女孩摸到他了,而他就緊靠在她的身邊!但是,她無法向他傾訴這千年的相思。只有盡力把樹蔭聚攏,為他遮擋毒辣的陽光。男人隻小睡片刻,因為他還有事要辦,他拍拍長衫上的灰塵,動身前一刻,他回頭看了看,又輕輕撫摸一下樹幹月子保母推薦,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當那人逐漸消失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現了。曰:你是不是還想做他的妻子?那你還得修煉。女孩平靜地打斷了佛祖的話: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這樣已經很好了,愛他,並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他現在的妻子也曾像我這樣受苦嗎?女孩若有所思。佛祖微微點頭。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就這一刻,女孩似乎發現佛祖微微地籲了一口氣。女孩有些詫異:佛祖也有心事?佛曰:這樣就好,有個男孩可以少等你五百年了,為了跟你做夫妻,他已經修煉一千年。來世輪迴,注定他會為你的一千年等待而娶你為妻,一輩子守護在你的身邊有始有終,不離不棄。你手係紅繩到奈何橋頭與他同行投胎輪迴吧,去實現你們前塵的未了情。此刻,佛祖臉上綻放著笑容。

緣系前塵再回眸,今生得來終相守,邂逅時那一回眸就是等待今生天長地久,卻不知已非昔日容顏,夢亦昨日之夢。夢裡千年歲月如水,容顏退,芳華逝。一曲離歌人易散,時光穿梭,且看今朝姻緣對相思:百花叢,山澗水,城市繁華鬧市,到處是兩兩背影的歡聲笑語,前世的注定著今生世上牽手走一回,姻緣無錯對,花無錯開。前塵注定今生美麗的遇見,數著那些薄暮漸漸,落葉曼舞,凋零了整個冬季。琉璃歲月,疊織著甜蜜,其實人很簡單,只要伸出自己溫暖的手握緊彼此,就可以擁有溫暖的幸福。幸福是什麼?每個人都在尋尋覓覓,為之努力。男人與女人今生遇見讓人懂得。幸福不是甜言蜜語的愛情,幸福也是相濡以沫的夫妻,幸福更多是日常生活裡彼此點點滴滴的呵護,一個溫馨的笑容,一句關懷的話語,都會讓對方感到沁入心脾的甘甜。一起看秋水長天,聽漁舟唱晚。一起呤詩作幅潑墨揮毫,一起牽手向前,彼此可以無微的照顧。在開心的時候,給彼此一個溫暖的微笑,一種平常中的相守。一個深情的擁抱,其實,幸福就是來得這樣的簡單。

前塵女子,為了男人生活操碎了心,為了兩個人的幸福嘔心瀝血,一幕一幕記憶片段留下愛的印記,一個一個似曾相識的場景,一曲一曲的愛情帷幕落下,曲終人散香消玉殞,愛的幸福總是來的太少,去得太快。時光無垠,半杯思量半悲鳴。相思千年,桃花落盡相思苦。許多年後的一家餐廳,燭光晚餐的桌兩邊,坐了男人和女孩。 “我喜歡你。”女孩一邊擺弄著手裡的酒杯,一邊淡淡的說著。 “我有老婆。”男人摸著自己的手上的戒指。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覺。你,喜歡我嘛?”意料中的答案。男人抬起頭,打量著對面的女孩。年輕,有朝氣,相當不錯古典美的容貌。白皙的皮膚,充滿溫柔誘惑的體態,一雙明亮的,會說話的眼眸。真是不錯的女孩,可惜! “如果你也喜歡我,我不介意作你的情人。”女孩終於等不下去,追加了一句。 “我愛我妻子。”男人堅定的回答。 “你愛她?愛她什麼?現在的她,應該已經年老色衰,見不得人了吧。否則,公司的晚宴,怎麼從來不見你帶她來?”女孩還想繼續,可接觸到男人冷冷的目光後,打消了念頭。

靜默中,男人開口了“你喜歡我什麼?”“成熟,穩重,動作舉止很有男人味,懂得關心人,很多很多。反正,和我之前見過的人不同。你很特別。”“你知道十年前的我,什麼樣子?”男人點了根煙。 “不知道。我不在乎,即使你坐過牢。”“十年前,我就是你現在眼裡的那些普通男人。”男人沒理會女孩,繼續說。 “我普通大學畢業,工作不順心,整天喝酒,發脾氣,到處惹事,被警察抓過。對女孩子愛理不理,”“那怎麼?”女孩有了興趣想知道是什麼讓男人轉變的。 “因為她?”“嗯。”“她那個人,好像天生注定能很容易就能看到我的內在。教我很多東西,讓我別太計較得失,別太在乎眼前的事,讓我盡量待人和善。那時的我在她面前,就像少不更事的孩子。也許那感覺,就和現在你對我的感覺差不多。那時真的很奇怪,倔脾氣的我,只是聽她的話。按照她說的,接受現實,知道自己沒用,就努力工作。那年年底,工作上,稍微有了起色,我們結婚了。”

  男人彈了彈煙灰,繼續說著。 “那時,真是苦日子。兩個人,一張床,家裡的家具,也少的可憐。知道嗎?結婚一年,我才給她買了第一顆鑽戒,存了大半年的錢呢。當然,是背著她存的。若她知道了,是肯定不讓的。”“那陣子,菸酒弄得身體不好。大冬天的,她每天晚上睡前還要給我熬湯喝。那味道,也只有她做得出。”男人沉醉於那如畫如痴的回憶裡,忘記了時間,只是不停的講述著往事。而女孩,也絲毫沒有打擾的意思,就靜靜地聽著。等男人注意到時間,已經晚上10點了。 “啊,對不起,沒注意時​​間,已經這麼晚了。”男人歉意的笑了笑。 “現在,你可以理解嘛?我不可能也不會作對不起她的事。”“啊,知道了。輸給這樣子的人 NuHart,我心服口服”女孩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過我到了她的年紀,會更棒的。”“嗯。那就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不是嗎?很晚了,家裡的湯要冷了,我送你回去。”男人站起身,想送女孩。 “不了,我自己回去可以了。”女孩擺了擺手。 “回去吧,別讓她等急了。”男人會心的笑了笑,轉身要走。 “她漂亮嘛?”“嗯,很美。”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留下女孩對著蠟燭發呆。

男人回到家推開門,徑直走到臥室打開了檯燈,沿著床邊坐了下來,“老婆,已是第五個女孩說要嫁給我,怎麼辦?為何你以前要那麼愛我?我們說好要長相廝守一輩子的,自己為何先走?我一個人好孤單。老婆,記得奈何橋頭等我”男人哽咽的說著,終於泣不成聲。眼淚,一滴滴的從男人的臉頰流下,打在手心裡的相框上。昏暗的燈光中,舊照片裡瀰漫著的是,那前塵為了等待男子擦身情緣而已逝的女子淡淡的溫柔,如願的微笑。前世五百年輪迴的等待,換來今生一輩子的守護,守一份寂寞,守一份愛戀,守一份約定,前世今生的男人與女人,在生生世世輪迴中都幸福永遠的牽著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bergmanqwe

Author:bergmanqwe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